超级PK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超级PK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超级PK1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7 19:45:4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见风使舵的“学术”投机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是神学教授,理应有一颗恬淡宁静的心,孰料却热衷于博取虚名,从美西方反华逆流中嗅得出名捷径,醉心于沽名钓誉。当他看到美西方借西藏问题干涉我内政时,认为这是“出名”的良机,便炮制一系列涉藏文章,有意提供给美西方政客和主流媒体炒作以“扬名”。现在,美西方把矛头对准新疆,阿德里安·曾兹看到涉疆研究是提高知名度的又一支点,便旋即转向新疆,在毫无学术积累积淀的情况下,拼凑出系列粗制滥造的研究报告,博人眼球、哗众取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与“东突”分裂势力狼狈为奸。2018年9月中旬,阿德里安·曾兹和“世维会”主席多力坤·艾沙等人一起出席联合国第39届人权理事会议;2019年,阿德里安·曾兹与“美维协”头目库扎提·阿勒泰等人一起参加美国“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”组织的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听证会,并发表反华演讲;2020年2月,他又联合“维吾尔人权项目”骨干爱丽斯·安德森、吾买尔·卡那特、阿布都外力·阿尤甫等“东突”分子通过CNN公布所谓的《墨玉名单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截至8月6日24时,据31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,现有确诊病例843例(其中重症病例36例),累计治愈出院病例79088例,累计死亡病例4634例,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4565例,现有疑似病例3例。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798436人,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26499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今日(八月七日)发表声明,错误并不恰当地评论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》(《香港国安法》)影响香港市民的言论自由,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对有关声明表示强烈不满及反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政府发言人指出,订立《香港国安法》是为坚定不移并全面准确贯彻“一国两制”、“港人治港”、高度自治的方针。香港实行的资本主义制度不会变,高度自治不会变,香港特区的法律制度不会变;特区行政管理权、立法权、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也不会受到影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4372例。其中,香港特别行政区3849例(出院2458例,死亡46例),澳门特别行政区46例(出院46例),台湾地区477例(出院441例,死亡7例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德里安·曾兹抱着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偏见和反华情结,什么无耻谎言都编得出来,什么肮脏勾当都干得出来。他的“上帝”就是美西方反华势力,他的“圣经”就是“以疆制华”的罪恶图谋。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学术骗子,是西方反华势力的走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特区政府新闻公报截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仅仅两年多时间,阿德里安·曾兹以一名神学研究者身份粉墨登场,俨然成为涉疆研究的“权威学者”。颇具讽刺意味的是,他在接受《华尔街日报》采访时表示,自己研究新疆是受到“上帝的指引”“从《圣经》的世界观出发,教育人们用基督的信息影响万国”“我感到非常清楚地被神带领去做新疆研究,并且它变得像一个传教任务,或者说一个神圣的任务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反华势力金主的傀儡。阿德里安·曾兹曾扬言“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”(ASPI)部分数据由其提供。这家机构自称是独立的无党派智库,实际上有西方多国政府背景,经费资助来源主要有澳大利亚政府、美国国务院、英国外交与英联邦事务部、美国为主的军工企业,以及国际知名科技公司等。该战略政策研究所受这些金主驱使,为其乱疆制华行动提供所谓“学术支撑”“学理依据”。